韩国和美国企业均宣布了日本限制对韩出口的材料方面的新动向-东方游戏-白水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qq新闻中心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经济第一-韩国和美国企业均宣布了日本限制对韩出口的材料方面的新动向

恒大国安重磅交易

一位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人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經濟是一個有機生物,如果一個產業發生改變的話,發生一個綜合性的效果,會花費很長的時間和代價。

「政府層面要增加研發費用,企業要物色一個新供應鏈,在這樣的一個大局勢下,韓國企業和政府不得不承擔這個成本。」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他指出,實際上遭受損失的反而是日本半導體企業,比如,生產氟化氫的日本企業Stella Chemifa因為沒有向韓國出口半導體,營業額下降了70%。他稱:「對此,日本和韓國政府應該展開對話,這也是日韓企業的呼聲,希望兩國政府可以坐下來談。」

在日韓貿易僵局下,韓國提倡零部件應該增加自主性、國產性、進口渠道要多樣化,這也是韓國企業數十年呼籲的事情。韓國貿易協會專家組指出,不過這不限於特定國家,降低對特定國家的依存度是要做的,但貿易要做到百分之百的自足「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取的,我們是這麼看的」。

韓國半導體顯示器技術學會會長朴在勤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指出,對於上述三種材料,實際上韓國半導體顯示器行業並沒有遭受什麼損失。

譬如在光刻膠方面,日本政府給相關公司提供了出口許可,所以沒有太大的問題。他表示,同時,氟化聚酰亞胺的使用量不是很大,所以這亦不是很大的熱點。

韓國經濟研究院數據顯示,在氟化聚酰亞胺、光刻膠、高純度氟化氫三種關鍵化學品方面,日本的產品佔全球70%~90%。

「因此雖然作為專家,(我們)也很贊成韓國企業國產化,但是如果理性看待的話,國產化不行怎麼辦?這也是我們擔心的部分。」上述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專家組指出,政府和企業必須要維持與日本企業的合作與交流,這才是比較現實的方式。

韓國貿易協會專家組則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韓國從日本進口零部件和材料,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因為日本的平均技術高於韓國,尤其是針對核心零部件,韓國進口較多。

韓國國產化並不現實在日本出台限制出口政策后,韓國政府迅速在2019年8月指定了100個種類的戰略產品,並公布了5年內擺脫日本的戰略目標,預計每年投入1萬億韓元預算。

在談到日韓關係時,一位日本外務省相關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日韓關係確實很嚴峻,然而歷史漫長,中日韓關係無法切割,要從長遠來看,即使情況嚴峻之下也要保持交流,不應該停下來。

近期,第一財經記者跟隨中日韓三國記者聯合採訪活動走訪了日本外務省和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並試圖捕捉來自日韓政界的「溫度差」。

東京理科大學研究生院教授若林秀樹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亦表達了同樣觀點。

其原因在於,韓國大企業庫存做得很好,在短期內沒有出現問題,而且還可以向日本企業在第三國的子公司尋找渠道。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專家組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不過從長期看,韓國的輿論導向是希望在「零部件、材料、裝備」這三個領域實現國產化,從而降低對美國、日本企業的依賴度。

目前日本半導體材料出口商——森田化學工業株式會社也宣布,去年12月24日獲得批准對韓出口氟化氫產品,且已在今年1月8日恢復出貨。

不過,從2019年12月20日開始,日本經濟產業省部分放寬了出口管制,其中率先得到出口簡化許可的就是光刻膠。

他指出,以氟化氫為例,雖然日本企業所佔份額較大,但是韓國也有生產,而氟化聚酰亞胺是日本光刻膠公司JSR生產的,日本廠家佔了大約90%,但日本已經允許該產品繼續出口,目前看三星和SK等企業均沒有什麼太大問題。

日韓專家:韓國其實沒受什麼損失

很多專家認為就實際情況來看,國產化是有點不現實的。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專家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其原因在於,在漫長時間中,韓國的企業用的尖端的零部件都是從日本進口的,這些日本的材料這麼好,韓國企業在短期內會考慮去用一個尚未成熟的韓國產品么?其中的未知數,代表了市場邏輯。

時隔半年,日本政府再次悄悄放鬆了針對韓國的出口管制,這一次是針對日本壟斷程度高、工業要求複雜的超高純度液態氟化氫 (純度為99.9999999999%,即12N)。

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專家組表示,目前韓國媒體輿論在此方面達成共識,希望大家去這樣做,然而如果真的如此行事,今後韓國經濟和日韓兩國的經濟合作方面,恐會面臨一個十字路口。

1月初,韓國和美國企業均宣布了日本限制對韓出口的材料方面的新動向。韓國企業Soul Brain於1月3日表示成功研發高純度氟化氫(純度 99.99999999%,即10N);美國化工企業杜邦也在1月9日宣布,將在韓國生產尖端半導體製造所需的光刻膠,計劃首先投入2800萬美元,最早於2021年開始量產。

韓國各大智庫對此也基本上持同樣觀點。其中,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的專家組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韓國企業此前由於庫存問題較為擔心,但目前看來問題並沒有此前想的那麼嚴重。

2019年7月~8月,日本對韓國實行了兩輪貿易限制措施,先對三種關鍵化學品——氟化聚酰亞胺、光刻膠、高純度氟化氫(蝕刻氣體)出口實施限制令,隨後做出韓國移出「白名單」的決定。

不過這一政策看起來卻有些似曾相識之感:根據日本媒體統計,自2001年以來,韓國已經公布了4~5次這類計劃,且通常是發生在日韓關係緊張之時,隨後伴着日韓關係和解,這類計劃通常不了了之。

另外,即使能夠國產化成功,日韓企業在過去40~50年中有了這麼活躍的交流與合作,突然一瞬間讓它們分離出來,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大家互不影響互不干涉。在全球供應鏈體系下,日本和韓國企業的技術交流能夠分離嗎?韓國對外經濟研究院專家組認為,這不太現實。

在日韓政治對峙有所緩和,且韓國大力推動零部件材料國產化的當下,日本離全面放寬對韓出口管制還有多遠?

一位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人士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指出,從大的局面上來看,韓國政府的基本立場是政治、外交應該與經濟合作分別而論,經濟合作不應該被外交和政治因素所撼動。

今日关键词:杭州在建罐体爆裂